程砚

俗物。
禁止转载。
韩张提梗机。
头像来自@Rin太太,已授权。

此时此夜难为情!

哈哈哈哈我竟然做了晟楚tag第一个……


我怎么如此执著于冷圈呢……

3

林栖者【吴楚楚中心】【有匪】(完结)

《夜莺与玫瑰》(林徽因译本)见子博 @砚某人。 


BGM:金风玉露·夜语迟(纯音乐版)

献给映真,没有她就没有这篇文,遥祝生活愉快,心想事成!

灵感属于温柔、清醒、一尘不染的王尔德先生,愚蠢、笨拙、莽撞无知属于我。*

晟楚注意哦。


(一)啼血记


“他便回到他的屋子里,拿出一本满是灰尘的大书读起来。”*谢允摇头晃脑念完最后一句,合上了他不知从哪个旮旯找到的西洋话本。


“什么东西?”周翡抱着臂,很不好讨好地表示不屑,“一只鸟为了讨人家开心,死了,然后那个书生根本就啥都不知道?”


谢...

14 71

一直都想和你们说一声谢谢,谢谢你们。

我这样的年更选手,从来没有想过《缗蛮黄鸟》这样一篇碎碎念式的文,也能得到372个热度,而且每次我打开lof,都能看到新的朋友为它点上红心或者蓝手,它一直提醒我,我原来也算是个写手啊。

我不愿意按lof显示的那样,叫你们“关注”,我更希望我们是这样的关系——当你去一座城市旅行,看过了高楼大厦,碧瓦飞甍,看过了它的壮丽,震撼,一切精彩之处过后,你走到一棵树前,想知道它的过去。而这时候,我愿意当那个人,我愿意告诉你,曾有个并不瞎的墨镜在底下拉过二胡,曾有个喜欢穿红裙子却常常穿牛仔裤的女孩子每天分他一块海苔味康师傅5+3吃……后来女孩子不来了,那个墨镜就搬走了...

8 8

夏日清欢

@饮火 的生贺,偷偷亲她。

夏入三伏,于是写点小段子,愿有空调和没空调的你,都能愉快玩耍,清凉一夏。

每个小段子都附上出处,如果按本文做菜结果炸掉厨房,本人概不负责,请顾仲,高濂等人今年自觉少收纸钱。

设定在很多很多年后的一个夏天,长庚泡腻了温泉,四个大人一个小孩一起跑到蜀中山旮旯里避暑的小段子合集。

(我的废话一如既往地多。)

1.蒸包子

“大帅,总督府里面积狭小,采光十分不错,通风效果却十分不好,加之今年雨水甚多,我们一家子坐在屋里,汗流浃背,衣衫湿透,你觉得这像什么?”

顾昀很有架势地摇着扇子点头:“像清官。”

“……”

“像蒸包子。”沈嫣迅速接话。

顾昀哈哈一笑...

9 44

真的非常非常开心了!有人给我写字!而且字这么好看!!!

幸福极了,我有空一定一定努力产粮!

都寂:

@程砚  特别喜欢大大的那篇陈轻絮中心的文
本来是打算画个陈姑娘送给大大的(ಥ_ಥ)可是画的不好看
喜欢大大的文笔,更喜欢大大对陈轻絮的理解
当初看杀破狼的时候就特别喜欢陈姑娘这个角色,一开始是性格吸引,总觉得冷冷的性格底下却显得不解人情事物的可爱(不会形容(ಥ_ಥ))
然后被她的胸怀气度所叹服,一直遗憾没有看见有人写这个角色的理解(本来还打算自己上任写的结果就看见大大的文了)
大大的文笔真的很好了,写出了陈姑娘的胸怀,悬壶济世为己任
呜呜呜我语言表达不行,总之是非常喜欢了!暗戳戳希...

30

谢谢 @饮火 同学,真是非常非常感动了,好喜欢她画的陈姑娘!!

等我考完试给你点文!

1 3

叨叨。

可能天生和主角们有点没缘分,和他们的喜怒哀乐隔着一层。倒谈不上不喜欢主角光环,仅仅是没什么真实感和共鸣罢了。

怎么说呢,从小学时候的侠岚开始,我喜欢的就是千钧碧婷这一对,对辗迟并不感冒。夏目友人帐最喜欢名取周一,全职喜欢韩张,杀破狼喜欢的是沈陈。

沈陈。

怎么谈这一对呢?我写读书笔记写杀破狼,当时我写了很长一段,大意是沈陈这一对的恋爱,非常的成年人。彼此都很成熟,靠共性,尊重和亲密建立关系。

与长顾做对比吧,长庚和顾昀的恋爱是很奇特的,我感觉他们走到一起,其关键是乌尔骨。没有乌尔骨,顾昀很难会接受长庚。

而乌尔骨是什么呢,我感觉它剥去“邪神”的外壳,很像是一种“童年阴影”的具象化。长

14 44

一个小段子,聊为一乐,给大家拜个早年。

背着长庚,沈易摸出一坛酒来:“大帅,我亲手酿的酒,你要不要尝尝?”

顾昀大喜。又想着沈易家学渊源,酿酒技术多半不差,于是拍开封泥就是一大口……

然后喷了。

“是你酿的,还是你老婆酿的?!”

3 21

韩文清与辛弃疾

近来重读龙榆生先生的《词学十讲》,莫名地想到这个话题。

第一遍读《词学十讲》,囫囵吞枣,关注的重点其实是词的传承。文脉此事实在是妙不可言,便拿范仲淹先生的《苏幕遮 碧云天》来说吧,“黯乡魂”一句其实是上承江淹《别赋》:“黯然销魂者,惟别而已矣。”;而首句“碧云天,黄叶地”亦启下《西厢记 长亭送别》:“碧云天,黄花地,西风紧。北雁南飞。”(此是我最喜欢的一句元曲。)若你把华夏文明看作一本小说,传承此事便是那草蛇灰线,伏脉千里……

扯远了。但我倒是觉得,愈是勇于创新者,其于前人文化之了解往往反而更加深入。譬如稼轩,其《贺新郎 甚矣吾衰矣》劈头一句便是:“甚矣吾衰矣!怅平生,交游零落,只今余几?...

12 36

【杀破狼  陈轻絮中心】  缗蛮黄鸟 (完结)

我觉得我的肝已经被榨干净了……我就……改天再修改吧。

这篇文只是我想象中的一些原著中没有发生的片段,很碎,请多包涵吧。

还是遇见了一些同好!下篇见!

BGM:《越人歌》周迅/袁莉

……………………………………正文…………………………………

(一)
“今日你又写的什么字?”

“飘风骤雨。”①

“何解?”

“慧极必夭,情深不寿。”

(二)许多年前

大形山山脚下有片林子,杏林。

“陈先生,今世溷浊而不清,吾辈可哫訾栗斯,喔咿儒儿,以事妇人乎……有兵马在手,喑呜则山岳崩颓,叱咤则风云变色……是为民除害也……”②

然而还不等他这番“宏论”发表到一半,就被陈先生一脚踢了出去。

陈轻...

 

© 程砚 | Powered by LOFTER